2010年4月11日星期日

未罵夠

快如願以償了。




自出娘胎以來,大部分時間跟娘親溝通,就一個「罵」字。


上幼稚園時,尿褲子,捱罵了;

向堂兄妹唱首上課時教,內容是患病看醫生的兒歌,捱罵了;

打弟弟,扔玩具,捱罵了;

買樂高買得很貴,捱罵了;

流連遊戲機中心,遲了回家,捱罵了。


大概是什麼時候呢,我學懂了反擊。


玩遊機玩夜了,大家爭辯,相罵了;

不回家吃飯,大家爭辯,相罵了;

「壞」朋友太多,大家爭辯,相罵了;

抹地阻礙外出,大家爭辯,相罵了;

外出用膳,什麼也不准吃,大家爭辯,相罵了。


大概是什麼時候呢,她開始不懂反擊。


她為乘車貴了幾塊呢喃一番,叱罵了;

她行山時嫌大霧,嘲罵了;

她弄的抹拖地水很臭,斥罵了;

她罵人時太大聲,狠罵了;

我心情欠佳,亂罵了。


我多麼想她靜。

很多時,我都有叫她閉嘴的衝動。

坦白說,除了罵以外,她對我來就,就是嘈吵、碎諗和埋怨。

多年來,我慢慢的從捱到忍,從忍到反,從反到罵;現在剩下的對策,只有冷漠的謾罵和諷刺。


剛剛回想,為了懺悔對母親的差劣對待,我不知在這裡呻吟了多少回,然後每次都以痛定思痛的語句作結;結果嘛,好是好了一陣,一陣過後卻又是老樣子。最劣的根性就是自以為會改,其實死性不改。




快如願以償了。


今天我看見醫生為她診斷,她口齒不清,問非所答,每句都得反複推敲,才能略知一二。有些時候,她呢喃出來的音節,就像動物的哀啖,又或是嬰孩學語。然後,大概是為了掩飾尷尬的氣氛,她在說話中途大笑起來,就像平日看韓劇時,為胡鬧老土的情節大笑一樣。到了後來,她見我們都沒明白她的說話,像是我們不明白她般,就索性不說了。


醫生的語氣明顯地不耐煩。在溝通失敗過後,醫生轉過身來,面向一直站在旁的我,問,你知道她何時半邊身麻痺的。我其實沒太留意。我含糊答了一兩句,逐引導她試試說。醫生問,你不是跟她同住嗎,你怎麼不知道。我答不上。醫生逐問,那你現在看看,你沒看見她的嘴歪了點。我正面地看著她,鮮有地。好像有點,我遲疑地說。




快如願以償了,我多麼想她靜。

現在,不幸地,又或是幸運地,我們還是只有個「罵」字。


她罵我拿錯了牙刷給她;

她罵我為何帶這麼多東西來;

她罵我堆滿她的牀;

我罵她別再嫌三嫌四;

我罵她別再為無謂的事固執;

我罵她別再一邊說累,一邊喋喋不休。






快如願以償了。

6 則留言:

張懷碑 說...

take care, boy and your mum.

葉 啟 俊 說...

Thanks, Dad.

鈴鈴鈴鈴鈴 說...

everything will be fine!!
take good care!!

葉 啟 俊 說...

Thanks, My Fair Lady!

林祖詩 說...

take care , yip K

葉 啟 俊 說...

謝謝女王。